多拉

給自己的部落格留下一點紀錄

最近類似的文章很多很多了,沒時間的話

看>>>婊姐的心得<<< 會比這裡有趣一點

 

330中午出門的時候,老媽瞪著我的黑衣問我去哪裡

『和朋友吃飯啊~』然後明晃晃走過老爸眼前拉開鐵門就走了

323那天我也有去一趟立法院,不過時間不夠

只是從外側繞一圈走馬看花就回去了,說實話什麼想法都沒有

所以我覺得這次一定要跟朋友結伴,待久一點,也許可以得到什麼(?

 

這個議題開始之後我嚴重大哭了兩次(小感動掉淚就算了,那個數不清)

一次是>>>對不起,不再袖手旁觀了--一位企業主眼中的服貿<<<

文章裡細細分析服貿的利弊,後段試著描繪了一個未來的畫面:

 

筆者姑且不論,今日大陸如果操縱印刷業,投資四五個印刷廠於高雄,

別人一本台灣日曆賣五十元,他們一本賣五元,但是卻印滿中國節日而帶來的統戰影響。

 

筆者今天姑且不論,首當其衝的飯店業,因為大量陸客而陸續收購然後成立,頂頭上司全為大陸人,

給你的兩條路就是要馬辭職,要馬學著繞起舌頭講大陸話,寫簡體字,學學大陸文明人的禮貌,

等到你忍無可忍之後辭職滾蛋,卻舉目再也不見台灣本土飯店。

 

然後我才發現,這個台灣人親自選出來執政者,好像一點也不愛台灣。

不然為什麼不傾聽呢?

同樣的老是把「我都是為了你好」當口頭禪的父母,是真的愛孩子嗎?

 

第二次痛哭竟不是行政院的當晚,事實上那時才跟主催確認過紙膠帶的檔案

然後家裡跳電,我的電腦再也打不開,只好使用還原光碟

整個晚上都在重灌軟體,載好skype一邊聽到客廳電視新聞轉播的水聲

膽戰心驚,但也僅止於此而已

行政院恐怖的一夜,那時我理解的只是:

原來行政院和立法院不一樣

原來黑色島國青年何其謹慎地選擇了最有利的國會佔地抗議

我對三次元血腥畫面不適所以無法新聞裡重傷的照片

聽人轉述的總是沒有實感

就像看課本裡的什麼先烈、什麼民主鬥士,我只管考試的時候填上正確的答案

每年228新聞總會重述當年,學生們也只管多一天假繼續揮霍青春

 

三天後的半夜,看到朋友私噗轉了>>>管碧玲的質詢側錄<<<

第一人稱的攝影視角

所有人大喊「媒體留下」卻眼看媒體被警察越推越遠

那些我們一天到晚罵腦殘、新聞稿都亂寫的記者

唯一可以作為第四權的攝影機,終於被推出門外

然後陸續換上新一批的員警

然後是藍裝的鎮暴警察、然後是黑裝的特勤、然後……

管碧玲像老師訓話一樣質疑官員,每個卻還是在推卸責任

 

這個影片甚至沒有新聞上的血腥

後座力卻讓我對台灣失望透頂大哭了半個小時

操控媒體立場還是一種比較好看的手段

可是直接把記者趕出去然後為所欲為就真的……

我只是看到那段影片而已

很多在現場親臨一切的人,尤其是學生

內心裡一定有某一塊崩塌了,覺得二十幾年來認識的台灣都是假的

>>>站領行政院:一位失敗主義者的告白<<<

 

於是我更不看政論節目了,不想看那些天殺的名嘴

不在現場、沒有任何查證就大放厥詞自己的猜測

以前總有些理性會想推論誰的發言是源自什麼立場什麼利害關係

看過那個影片後我都不想知道了

我們都好累了

你說佔領國會破壞公物、學生撿垃圾維護環境整潔

你說學生是暴民,難道被鎮暴警察打還不能抵抗

你說學生要求的條件越來越多,那你到底有沒有聽呢?

我承認自己對於“大人”有一定程度的敵意

就跟>>>攻城的鬱悶時代<<<裡所謂“你們這群沒用的老傢伙”一樣

『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鬧下了亂子,卻要未成年的學生

拋棄學業,荒廢光陰,來干涉糾正,這是天下最不經濟的事。』 ── 胡適

 

 所幸有人跟我想法一樣,既而出現了這張圖:

 

330中午我先和一個朋友吃午餐+交易宅物

神川拉麵在公園路二樓

剛好有視野可看到大批黑色螞蟻漸漸集中走往青島東路

那個景像大概讓我人群恐懼症發作,整碗麵只吃一半就不行了>"<

不過也很感動,這麼多人都站出來

(另外就是既然人很夠的樣子那我應該可以早點回家)←廢宅發言

而且走去善導寺站找朋友匯合時我的人臉辨識系統竟然能夠運作XD

在要走回中山南路遇到一台很高的宣傳車,大家都走過去拍照

原來是>>>史明先生<<<拿著麥克風在振振有詞

想想一個95歲的老先生,活過了將近一個世紀,看盡了多少東西

卻還是對台灣充滿希望……

 

下午兩點多聚集的群眾已經阻塞了

我們在中山南路距離搖滾區很~遠的地方找到大手最尾列(?)坐下來聊天

有點太陽、風也很勁,昨晚洗塵後真的天佑台灣,天氣超級好QAQQQ

只是是否人老了骨頭硬了,在地上不管盤坐還是屈膝都很不舒服>"<

雙向馬路都封街,安全島對面有時會有人帶頭喊口號

我們這側坐在人行道高處的伯伯

也時不時想要帶大家叫一叫(他甚至沒有擴音器)

「退回服貿、捍衛民主、馬英九下台

年輕人通常前面照著喊,最後一句就剩成年人的聲音了

又或者是大家很給伯伯面子、或者也想要發洩一下

 

題外一下回家之後老爸有點興奮的問我是不是去現場

每次選舉時他最喜歡看電視轉播造勢晚會

那種群起激昂的氣氛讓老人家欲罷不能

在我眼中那只是民主的副產品,但也可以理解日子實在太過苦悶

年輕人可以揪出去唱歌紓壓就別阻止老人家觀看這種熱血晚會了

 

可是伯伯如果喊太多次,我會有點想要離開那裡,那不是這次活動的重點

當然我每次看府方記者會也想把電視裡的人捏碎,ㄇㄉ最好有個人一槍把他解決掉

(老天保祐我們此時此刻還享有言論自由,

只是會不會哪天我們的自由只剩下痛罵政治人物這一項了)

可是不行的,這個人是合法、經由台灣人選舉出來的總統

說要他下台就可以下台,有這麼簡單嗎?

公民課講五權憲法,我上課時老師就說創制和複決這兩個有跟沒有一樣

我都要覺得國父大人是為了數字好看湊數成五個了

理論上這麼簡單的事:民主自由的國家,人民不爽誰就換掉誰

那為什麼大家都不滿意的總統可以連任

為什麼民意剩下9.2%的人依然可以安穩坐在名為總統府的保溫箱裡

這個人身兼執政黨黨主席、控制過半數國會立委

做什麼事情都一意孤行,分配官員都是親信,完全不聽人民的聲音

為什麼,台灣人的民主會養出一個怪物?

 

*我就知道寫這這篇網誌會沒完沒了,才送出三個小時看到新的文章就被打槍了

好啦其實不是打,是意外發現上面自己提出來的疑問的解答

 

今天我們會用江宜樺當教授時寫的文章對他狠狠打臉,過去家裡的老人也對陳水扁充滿期望

為什麼一沾上權力人就變了?原來台灣畸形的政壇才是最恐怖的毒藥

>>>我們造了神,才發現他們只是神棍<<<

(以下為內文節錄)

……我支持學運喚起社會關心議題,支持民眾參與國家的命運。

但是,關心和參與,不該停留在「我們一起恨某人」的層次,

不該認為某人下台、訴求被接受,民眾就「成功了」。

沒有,我們的路還很遠,如果我們不一起走後面那一段路,我們永遠在泥沼之中。

 

 

我們在的位置實在是搖滾區的外圈再外圈

也沒有特別一定要擠到最前線去湊熱鬧(添亂就不好了)

所以走到十字路口稍為探個頭就從青島東路要走回北車

路上經過公園的轉角,有個媽媽在和發傳單的學生吵架:「你上面都說自己在鬧……」

我沒有仔細去聽,總算走到人少的地方時

蟲子給我看那個學生發的紙張,就是>>>這個<<<的灰階版

傳單的中間有斗大的字體寫著學生到底在鬧什麼?

視線還沒對焦,蟲子先點出民主叫他們電視關掉不要再鬧了這句實在不太好

我用30秒大概掃了一下:『不行,連我都看不懂』(凝重臉)

 

前面說學生很辛苦還不只如此

我一向認為如果只是在自己的頁面上瘋狂轉發文章,不會看的人還是不會看

這個時代有什麼想要公諸世人的觀念,還得要適當的簡化濃縮包裝、引人興趣

本來,各種訊息的轉述和傳遞都是懶人包

方向稍為偏差,聽閱者接收到的東西就失焦了

很多自己看明明沒問題的東西,別人看到的會是完全相反的樣貌

這就是所有學廣告、學視覺設計的人在研究的

 

而且這次事件我也學到另外的事情,比如說

不支持就一定是反對嗎?

關心社會並不一定要選邊站

如果認為不表態反服貿就是支持

那和根深蒂固覺得黑島青是民進黨青年軍的人有什麼兩樣

我也知道非黑及白的世界比較簡單明瞭

人都會趨向聽自己喜歡的言論

但世界不會只有兩個面相

 

不說話就一定是冷漠嗎?

會有人覺得這個標語很刺眼

確實不關心政治的懲罰,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柏拉圖)

但沒有人有權力指責別人冷漠

確實有沉默的一方,但沒有證據說他不關心台灣

說不定是希望少一點流言,減少模糊焦點的可能

說不定是一開口就好像非得選邊站不可,那我也想閉嘴了

不用勉強別人也要加入話題,和萌CP的準則一樣啊(?

330這麼多人站出來聲援,何必如此沒有安全感

 

你要的究竟是雙方面的溝通還是單方面的說服?

不是理直就可以氣壯,態度太凶狠往往也只是適得其反

而且人的心這麼難改變,怎麼可能吵個架就可以讓對方轉向

唯一得到的東西是摸清楚對方的價值觀,這就是溝通,和說服不一樣

轉自某一篇準確到我開word檔複製下來的文字:

也許你反對的是用某些方式來表達訴求,或者你就是反對挑戰權威這件事

這些都可以,重點是高度自覺地檢視這則新聞是真的嗎?

如果是真的,那也需要去思考你的不舒服或擔心是基於甚麼

清楚知道你為了甚麼理由而選擇某些立場。

這比你是屬於哪一邊都重要。

 

先說長輩

真的和父母爭論過的朋友最後得到了巨大的挫敗感

上一次民主抗爭到這一次,說不定我們父母那代是相對安逸的斷層

只要相信一個黨或者憎恨哪個人日子就可以過下去

於是沒有辦法忍受動盪的感覺

不要挑戰體制,不要擾亂我的生活圈

或者比起任何國家大事,父母在意的是好好生活

人會因為得到了而害怕失去,於是變成了保守派

所以也有人希望大家不要批鬥自己的父母

每個人家裡的狀況不一樣,沒有標準答案的

 

如果和長輩意見不同,總還是要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

如果和平輩意見不同,也許把臉書的朋友刪掉就可以眼不見為淨

可是可是……

 

 

很喜歡河道上看到的這個喊話↑↑↑

 

現在反而覺得很多所謂的“外省第二代”更能看懂現況

比如說現在我臉書上轉發最兇的人是那個不會講台語的國中同學XD

可是真的有一部分人不會講台語,沒有辦法跟著唱島嶼天光>"<

(所以想問可以不可以再譜一首中文歌啊拜託)

 

突然又想起某一堂課的老師說過的事

我家的長輩也常常說台灣人怎麼可以不會講台語

那也是閩南移民的傲慢,你只是比國民政府早幾年在台灣落地生根而已

真要那麼計較,真的只有原住民是台灣人了

 

從那群人闖進立法院那一刻開始

震盪的不只是和中國大陸的政經拉鋸,還有這片土地兩代人撕扯

或者根本無關年齡(想想史明先生)

真的要二分法,也許就是有沒有被奴化的差別

蟲子因為職場的關係,她更早一步看到更多更令人隱憂的事情

新新上任的年輕公務員很讓人很擔心,被保護得太好,完全關在象牙塔裡

「可是學生推警察欸!還把國旗倒掛欸!我覺得太過民主會增加人民的反抗與對立」

孩子,你真的知道民主是什麼嗎?

剛好在這次活動看得更清楚了

330想離開現場去北車前的站牌搭公車,發現那裡也是一片反反服貿的國旗海

回來後我在河道看見了很不可思議的標語:

我花太多時間打這篇網誌了

之後也許會出現更深刻探討這個奴化問題的好文章

所以這裡就先貼>>>美乃滋小精靈的噗浪討論<<<

再提醒一次,被奴化的不只老一輩

 

 

離開凱道遊行(欸有遊行到嗎?人太多了根本只有集合然後坐滿w)

最後是和泉隆一起走到人少的西門町,果然過幾條街換個世界

晚餐讓她帶去吃小巷子美食>>>梧桐樹<<<

其實外面就是「義大利麵の達人」,沒人帶的話我真的不會走到巷子裡去

一開始我意外梧桐樹的店員只有一個,而且看起來跟本是高中女生而已

然後我在門簾下面看到了在廚房裡的老闆夫妻

稍晚另一個國小的妹妹也出來幫忙送餐

去上廁所的時候經過小包廂還看到第三個小孩在長椅上睡覺

這就是一家五口開的平價義大利麵小餐廳

地點不太好,人手也不太足

也許透過電視看到了今天有個什麼遊行

然後晚上來吃飯的客人裡有一些穿著黑衣帶著太陽花

但是日子總是要過,餐飲業很忙很忙

穿著褲管太長在腳踝皺在一起的牛仔褲的妹妹(那件說不定是接手姊姊的)

好像在跟姊姊爭論什麼

我們抗議什麼,她們不知道,老闆大概知道吧

生平第一次參加學運,回程的吃飯好像又被震撼了一次

 

一起行動的朋友說了和>>>太陽花的種子<<< 一樣的疑慮

像這樣子一起走出來了可是真的能改變什麼嗎?

我想今天天氣很好,至少老天爺是在站我們這邊的吧

洪案的事件我誠實講,我就是女生沒當過兵所以關注很少

這兩週下來,河道上的創作少了點

可是有關心的人不論公民教育、訊息過濾、溝通/打臉能力都比過去大大進步

這次連足不出戶的宅宅們都露面了,再不能改變什麼,我也認了

「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我們七年級生承接上一輩的記憶、見證這一輩的歷史(>>>蜻蜻<<<)

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換個方向談服貿<<<)

 

之前引述的>>>3/24日之後,我反對服貿<<<

裡面最後你想要的是經濟還是幸福?的觀點依然震撼我到現在

那和我大學選科系時還有現在畫同人的理由是一樣的

對,就是那個很做作的那三個字,我不會否認了!

我們一邊以虛擬世界為糧食,卻也是真真切切的活在現實世界中

動畫要追、漫畫要買、也要持續注意台灣的未來

轉眼3月就這麼沒了,想想5月場的新東西,回家趕稿吧!

 

這個應該是搖滾區才有拿到的330凱道回家功課

dj0b7tw5  

 

考慮到前面講的種種的溝通困難

如果對方不排斥,建議先讓他看看這支影片吧

 

 

PS同場加映:

母:這個林飛帆以後會出來當總統吧?

前幾天我覺得會,這兩天我覺得也許不會(三月下旬我每天的價值觀都在修正@@)

像我雖然是師範體系畢業,中途就決定不修教程,放棄考取教師執照

那個鐵飯碗的光環我已經解釋到很累

我坦白說撇除那堆見鬼的制度主要是我沒有把握可以做好這個職業

比如說如果學生發問我要怎麼客觀解釋現在的狀況

母:幹嘛要解釋這個?

yc:(悠悠地慢慢地說)不用解釋嗎?不教這個老師要教什麼?

然後她就不跟我說話惹~

 

教師這個職業要背負的責任很重大,我承擔不起

越清楚自己能力極限的人越知道謹慎行事

雖然某種程度來說也許有這種危機意識者才是最適合的人選……

 

可、可是……窩比較想畫本……

 

PS2:基於文章中段藍字的補充,以下重新修正:

母:這個林飛帆以後會出來當總統吧?

前幾天我覺得會,這兩天我覺得也許不會

現在我覺得拜託不要,至少在這個體制改善之前

現在他才26歲,我不要有一天看見46歲的他變成另一種面貌

這種見證太殘忍了

 

好喜歡左邊的標語,我從國小就這麼想了

 

 

 

 

創作者介紹

[ ycomic ]

ycom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