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幾乎都是文字遊記

雖然是和日本繪師出去玩,大多是偏三次元同人環境和文化差異

比較沒有聊夏目作品本身喔

 

這次來台灣的日本繪師分別是のにさん、サツさん、たま茶さん

還有兩位寫手馨さん和理吹さん

三位繪師都是阿櫂在P網/推特上勾搭認識的……的場廚(O

阿櫂認識我之後都拿我的夏目週邊商品去送人

(想想那些單價不高的小東西作公關真的很方便)

所以她們知道台灣這裡有yc這號人物(艸

加上阿櫂說星期一的行程有九份跟侯硐

喔喔喔我沒有去過貓村喔拜託帶我去踩踩郊區吸吸芬多精(?

我真的覺得自己除了跟外拍/當地陪之外永遠沒機會主動去觀光區>"<(宅到沒救)

所以CWT累了兩天星期一中午我還是噴去鼎泰豐跟他們吃小籠包了

 

我從捷運市政府站出來就一路競走←後面會講

台北101彷彿沙漠裡海市蜃樓,明明那麼大一棟在那裡卻死都走不到

而且身為台灣人卻也是第一次吃鼎泰豐(掩面

坐下來大家已經吃了七七八八了,阿櫂拿帳單(上面有文字菜單)要給我加點

我看到下面的金額決定吃剩菜(窮酸人

ㄉㄉ這裡小籠包一顆35元喔!!!

不忍說剛好星期二老爸去長庚看感冒把我也拖去掛號

他每次來都一定會去買附近的小籠包攤販

ㄉㄉ這裡一顆8元捏還1.5倍大喔(不要拿這兩者比較啊白癡!!!)

 (然後たま茶さん對小籠包有麼歪掉的想像這裡就略過吧)

 

果然整桌人都用日文聊天我相當吃不消>”<(還愛跟)

昨天茶會結束時我腦袋裡的日文單字直線下墜,一句都不會講

果然檢定考過N3也沒個屁用(是你的問題)

たま茶さん正在喝一碗很酸的湯,一直說“すっぱい”

yc:『これは、すっぱいと、辛いと、スープ。』(這是酸的、又辣的、soup)

我想我大概抓到今天講出來的日文都是這種感覺了(汗

 

*日文裡的“湯”就是直接使用外來語soup的“スープ”

仔細想想日本料理中沒什麼湯類

要說味噌湯的日文其實是“味噌汁(みそしる)”,是“汁”

曾經有一個日文老師說她留學時在餐廳打工遇到台灣來旅遊的歐巴桑

點餐時中文日文台語交雜講:「我要一碗みそしる湯那種的スープ」

──老師OS:安安你講了三次湯我是否要給你三碗──

 

大家吃完站起來要離開,坐在中間的理吹さん迅速地擠出座位跑走

照理說溫良恭儉讓的日本人不會這麼粗魯才是啊……

yc:『阿櫂,理吹さん把帳單搶走了欸……』

Kai:「嗯……對啊……」

之後阿櫂走去櫃檯跟她決鬥的部分我就沒管了(O

 

離開101之前阿櫂和たま茶去上廁所

怎麼辦剩我一個人面對日本人了!!!(緊張)

沒關係我死握著筆記本,講不出來就用寫的吧!(有用一點好ㄇ)

然後サツさん湊過來搭話,好像是說在CWT大家要簽名的習慣問題

日本是一整本的素描簿給作者畫簽繪的樣子

那個君兒有給我畫過,往前翻兩頁就是007的真跡

所以動手畫之前先拍照私存了(君兒:幹

我說自己的狀況是手繪比CG爛所以不簽繪

還緊張到想不起來電繪的英文簡稱@@

一整天下來日文越講越爛

後來和馨さん通信他說很驚訝我用日文回信(掩面)

 

一走出101看到對面就是捷運站我就崩潰了

我為什麼!!!完全忘記有象山線!!!(←不出門的宅女活該啦

忘記說阿櫂認識的這些日本繪師,不知為何

大家都很想學中文、想買中文的同人誌

昨天的茶會有兩位還特地準備中文的自我介紹!!!

於是五個日本人到了捷運站,每個人都買了一張悠遊卡(啊,你們開心就好~)

搭台灣的捷運上嘛……果然就拿出相機開始拍照了>“<

——歪希我啊,是一個沒有遺照可以用的人喔(?

雖然這是我的部落格,可是有出現臉的照片都是小若喔~

不太確定日本人有沒有發現昨天茶會要合照的時候,我一直待在大家對面跟服務生搶相機←

NO Camera!!!照相機會把我的靈魂吸走!!!

(然後伶月說我可以走賭神路線,你只能拍我的背影!!!)

是說我一拿起筆記本遮臉,日本人很有共識的說:「あ、ycさん写真が苦手?」

喔喔喔我這種人在日本很多的意思嗎!!!???

我可以移民去日本嗎!!!???(不要為這種事移民啊!!!)

 

早上他們去木柵動物園看圓仔

相當幸運地圓仔精神很好沒有睡覺XD

啊啊我自己都只在新聞上看過圓仔的說……

這部作品真是貢獻不少↓↓↓

大家手上有些土產所以先回旅館放東西

然後我現在才知道北車有這種專給背包客的小旅店

剛好google到同一個房間的照片↓↓↓

6~8個人同住沒問題

其實整體相當乾淨,但好像還是無可避免的有目擊到小強www

(某種程度體現了台灣在地生活啊XD)

 

然後兩個超少搭火車的台灣人不知道區間車的車廂比月台短

白白錯過一班車(掩面

Kai:「欸,のに問月台為什麼要叫月台啊?

yc:『さあ……………………』←眼神死

(事後姿勢佳: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610082002702

只有在當地陪的時候發現自己對台灣也不甚了解………真糟

 

三個日本繪師都開了噗浪帳號

たま茶さん問了一個我非常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中文……→

たま茶:「何が“かぜ”ですか?wind?」

yc:『いやいやいや、ある……話し…テマ……』←死機

感謝日文敲極好的小津後來提供我這個:>>>便乗(びんじょう)<<<

雖然不是很精準但也很接近了

之後的話題就繞著旅店看到的小強轉了XD

阿櫂還在たま茶的筆記本上畫了實際尺寸的大強(掩面)

(PS:蟑螂的日文是ゴキブリ

在區間車上馨さん比較有跟我搭話

說昨天CWT看到很多黑子和進擊的攤位,可是夏目好少

雖然這麼說很不要臉(?)

她們已經算是接觸到台灣夏目圈很核心的……(自己講喔不要臉)

我說這是夏目社團相當難得的一次

有台灣和香港社團連攤,還有日本繪師來逛攤

然後馨さん說他們昨天晚上有迷路的樣子,台灣人非常好心之類之類

就像很多日本觀光客都會覺得台灣很有人情味那樣www

聊天的時候車長經過發現我們這群日本客:

「要去哪裡玩啊?」、「瑞芳的話要在八堵換車喔!」

喔喔車長ㄉㄉ如過沒有遇到你我跟阿櫂一定(以下略

 

爬上換車的月台,天色已經全黑了

雨要下不下的,風超大超級冷

馨さん說日本人冬天的時候全身包緊緊手也插口袋裡

所以都用肩膀撞肩膀來打招呼(像美式橄欖球運動員那樣XD)

更正:不是打招呼是取暖喔...這樣撞會溫暖?

然後大家就一起示範了起來XD

中間サツさん好像身體不舒服,不知不覺隊形就變成六個人緊緊圍著她

俯視圖:

 

其實本來有幾個台灣旅客都走回樓梯避風

看到我們七個人縮成一坨大概以為是神經病吧XD

 

走出瑞芳火車站又開始下雨,我們很乾脆的搭上小黃

突然覺得還好我有跟來,兩台計程車上各有一個台灣人比較安心(?

剛好在山路上遇到慢吞吞的垃圾車

趁著小黃司機還沒超過去我稍稍提了台灣的垃圾車會有這個音樂

同車的のにさん應該有跟阿櫂聊過就解釋起來了

(定時定點集中垃圾的日本人V.S.要追在垃圾車後面跑的台灣人)

我搭這台車先到九份老街,他們說要攤計程車費

數學爛如我當然算錯,出現了很離奇的60元這個數字

重點是我用一隻手比了“六”的手勢

看到たま茶茫然的臉我才想到日本人的六是這樣比的

可是我手上有傘有錢包該怎麼辦(用講的啊白癡!!!)

 

我大概有兩年沒來九份了,不知道是不是時間有點晚+雨天

沒看到太多太奇怪的店(?)……啊、保險套那家還是有開啦……

觀光區應該已經很習慣了,小販的叫賣裡都有日文

然後たま茶就會很驚訝的反應:「おおお!!!日本語上手!!!」

經過一家店賣很多刮痧的象牙,也有小小片臉部刮痧用的

——死了! 刮痧的日文怎麼講???

只見老闆伯伯氣定神閒的說:「顔のマッサージ」(臉部馬殺雞)

日本人:「おおおおおお!!!」

哇賽日客來這邊自由行完全沒問題啊!!!

 

中間我覺得來九份還是吃個芋圓吧,七個人吃一碗沾一下也好

就看阿櫂指著碗裡:這是蕃薯的(さつまいも)、這是芝麻(ごま)

Kai:「……山藥怎麼講?」

yc:『やま……くすり……?』你還是不要指望我比較好

事後:薯類=芋(いも)

芋頭=里芋(さといも)

山藥=山芋(やまいも)

另外中國產的ながいも常常混用,我想有山藥泥的料理叫やまかけ的話就やま吧~

蕃薯/地瓜=薩摩芋(さつまいも)

馬鈴薯=ジャガイモ(羅馬諾就是如此稱呼抖椅子)

 

整個晚上九份超級冷,回來才知道那天山上的氣溫只有6~8度

日本人都以為他們回東京了
晚上10點半在平地查氣溫,台北10度,東京5度(o

都不知道幹嘛要上去當冰棒>”<不過有些只有觀光客才知道的事

比如我跟朋友來九份絕對不會消費的阿妹茶樓

這裡沒有菜單,就是泡茶吃點心,一人消費固定300元

之前阿櫂在找這裡的資料,阿妹茶樓的營業時間是這樣寫的

Kai:「平日下午一點半是要逼死誰!!???」

我再搜尋其他遊記部落格才知道那是凌晨時間

唉新北市觀光局你們加個AM會死嗎……

 

可能因為剛剛的芋圓是甜的,我開始咳痰所以跑去廁所

站在那裡的婦人有禮的問:「ここで並べますか。」(在這裡排隊嗎?)

星期一、下雨又冷爆的晚上,也只有日本人會來九份了……ˊ_>ˋ

另外一個陪觀光客旅遊才知道的事情是

晚上八點後的計程車只有一個價位:一輛1000元載到飯店門口

於是阿櫂塞給我一張鈔票就淌著血各自上車了

不過回到旅店時後座的人迅雷不及掩耳塞錢給司機

你們!!!搶付錢!!!已經相當上手啦wwwwwwwww

我還錢時阿櫂說他那邊也搶失敗wwwwwwww

 

距離晚上鼎王的訂位還有一段時間,總之先回旅店休息

我上廁所出來只剩サツさん和たま茶さん,說是其他人去買酒了

那那怎麼辦現在要幹嘛@@不忍說和日本人獨處的恐慌我還是有的(掩面

他們請我坐在小沙發上,然後サツさん拿出iphone開啟語音翻譯APP

一旦聊到不會講的就開APP(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啊!!!)(感動噴淚

他還拿了一本台灣景點雜誌和中文學習書

通常學習書的第一句都是教:ウォシーリ゛ーベンレン(我是日本人)

問題只要開口說話,日本觀光客非~常好認

所以實際上根本沒有機會說這一句XD

然後サツさん說她在木柵動物園看到有人掉彩券

她要表示台灣的彩券對外國人沒用

所以去撿起來然後對失主說:「掉了、我是日本人」

恭喜サツさん成功說出這句了wwwwwwwwwwwwww

たま茶さん也說很想用中文跟大家聊夏目,可是中文好難

(她昨天在攤位上指著我跟阿櫂的>>>名的合本<<<說好難看不懂)

(這本銀魂式吵架我們也沒辦法翻成日文啊>"<)

然後就聊到台灣很多人都會講日文

我說日本聲優來台灣通常不太需要翻譯,台下都聽得懂

她們說台灣明星去日本說了什麼有趣的經驗,大家都要等翻譯才有反應www

 

阿櫂先回來,說附近的小七啤酒都被買光了其他人要走去別間買

サツさん開始翻台灣景點雜誌,說要不是冬天很想吃台灣挫冰

(現在才想到可以去買熱豆花還是燒仙草的說……)

問臭豆腐為什麼會臭啊、待會吃的火鍋裡會有臭豆腐嗎~

然後其他人回來了,說本來想在便利商店買些台灣的糖果零食

結果整櫃都是日本餅乾,回家買就有啦~

日本便利商店只有生啤酒的樣子,所以買回來的都是對他們而言很少見的台啤水果酒

他們說台灣好多地方都有賣日本的東西,要送什麼禮物給我們都不對

我說只好貢獻各位的本本啦~不過我沒有講得很標準

話題變成她們想去安利美特買同人誌……欸可是A店賣的也是日文同人誌耶……

我提到日本人習慣跪坐好厲害喔,昨天茶會在和室都是的榻榻米和坐墊

我和伶月跪坐兩分鐘就腳麻受不了改成盤坐

理吹さん說就算是日本人也沒辦法啊www

然後示範怎麼怎麼把屁股重心移到左腳、再移到右腳、然後腳掌交疊、最後放棄跪坐www

後來話題變成各種蹲姿啊、站馬步啊,最後七個人一起學鈴子流氓蹲www

是不是因為異國聊天,大家的肢體動作都很多,聊起來非常熱鬧

 

因為喝了酒,每個人都臉紅紅的離開旅店移動去鼎王

在計程車上のにさん說要學火鍋的中文

yc:『火~鍋~』

日本人:「吼~溝~?」

yc:『火~鍋~』

日本人:「吼~溝~~難しい!!!」

大家都好可愛喔天啊wwwwww

 

然後在鼎王跟啪機、小雅、阿笨會合,這個人數已經多到我可以被淹沒了>”<

對了下次也許可以找合菜海鮮餐廳,のに說想玩旋轉桌

鼎王的包廂大圓桌有軌跡,不知道那是不是

不過我對火鍋類果然還是不行,一口也吃不下,剛好趕捷運就提早離開了

回來跟小紫討論北車的可以買中文同人誌的代理據點(要是早個兩三年還沒有這麼多家呢)

覺得懶洋洋的書男女向都有應該夠逛了

結果阿櫂說她們想買的是中文的夏目本,整間店只有我們的書(都他的啊,我只有一本!!!)

 

たま茶在旅店有問阿櫂一個,忘記是中二病還是BL之類的術語

然後驚訝說念法竟然一樣……阿就……是日本傳過來的啊……

過去台灣的阿腐就算不懂日文也照買日文小薄本

為了看懂髒髒書而學日文、因為常聽drama所以日檢聽力全對

現在立場好像對調了,真是不可思議

 

 

創作者介紹

[ ycomic ]

ycom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