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偏現實層面的女人屁事,與同人動漫無關

特定節日有閃光焦慮症的人也許可以隨便看看,真的是女人屁事

 

年紀越長似乎不可避免會有這種女性專欄的文章

乾脆趁著七夕把這篇完成(這篇文章我就是設定七夕完成怎樣

朋友的代稱也使用單個英文字母,這樣應該有夠做作了

 

五月底R來台灣探親一週,我們是大學同學,R是馬來西亞僑生

他安排的行程裡是回去的前一天下午跟我喝茶閒聊、晚上再一起和G吃飯

我們三個生理性別都是女性無誤,沒帶把的

只是R說過他不喜歡使用/被使用“妳”和“她”

不明白為什麼中文字要這麼強調性別

順便出賣一下G吧,到現在寫到他如果用女字旁我也覺得哪裡不對勁

那種違和感就和我有次幫他請病假時理由用生理痛一樣微妙

我深信那堂課的同學都突然驚覺哎呀原來G也是會有月經的

G在大學的時候是個踢,168的男裝麗人+樂團貝斯手那可真心帥呀~

 

但R跟我爆料G在畢業後就跟女友分手了

蓄長髮、穿女裝,而且很快就有個聽話的小狼…男朋友

同個樂團以前的班對也分手了,也都各自有新的對象

鼓手可是未來的大導演,有眼光的女生都知道要投資的

過去比較強勢的主唱現在變成小女人了

R前兩天見面還看到她小鳥依人的模樣……真…奇景啊……

(PS:後來證實主唱沒有男朋友,但我想應該沒人在意)

我說你們換對象跟本在馬路上隨便撿就有

是不是站在十字路大喊“速速前”了?

 

五分鐘後出現了我滿心以為會看到雪紡紗洋裝的G

結果來的長髮女人藍外套白背心大紅五分運動褲一身國旗裝

真有為人師長的模範(不

yc:『R,說好的少女呢?』

R:「你錯過了(欸)前幾天她是少女無誤XDDDD」

 

面對久不見的同學,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自婊(?)目前的工作吧

想想自己明明考上師範大學卻毅然決然放棄修教程

但繞了一圈我還是回到高中被學生叫老師,只是學校我一週只去一次

剩下的時間就玩著畫手與讀者的遊戲,老人家絕對不會看好的那種

G:「沒關係啊,不要真的進入教育體系比較好……學校這種地方啊……」

yc:『算了我不想聽。』

R:「嘿嘿嘿嘿嘿~」

 

總之一個外地人一個淡水人和一個三重人

有點坎坷(?)的終於從微風廣場移動到京站

不幸的是預約的餐廳正好有學校謝師宴

把高消費的巴菲都吃成平價海產店了

G:「我們以前謝師有這麼瘋嗎?」

yc:『送舊是有五個裸男跳舞啦,還好還好。』

R:「我不懂欸畢業有什麼好慶祝的,值得慶祝的應該是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吧?」

yc:『噢我想他們對於自己可以畢業這件事本身就很意料之外。』

R:「哈哈哈哈哈!」

 

剛好那是男女比例很懸殊的科系,年輕男生碰到酒精只有各種不妙

我們三個像是動物園裡見怪不怪的管理者

聊天不時被他們嗨起來的吆喝聲打斷就回頭瞪一眼大包廂

G:「吵的也就那幾個,在發情吧!」

噢…發情呢,動物發情是為了交配繁衍後代

人類發情……尤其“在這個時代”

……是為了……不要寂寞……嗎?

 

有時候油然而生的,分不清是寂寞還是煩躁

可能只是購物東西太多了沒手拿鑰匙開門

看到要買兩個才能特價的商品

身邊出現了一個很正的妹,嗲聲嗲氣的講手機

或者是半夜裡突然想去便利商店買個飲料的時候…

啊啊,我想起大學開學前學生會辦的營隊,第一梯次就撞上七夕呢

那時我就想會來的人一定沒閃光,根本拿石頭砸自己腳啊

 

我不確定巴菲餐廳適不適合長聊

我們三個真正到齊坐在一起的時間可能沒有拿餐的時間多

無論如何我還是很想很想問G

就好像我去參加那次雙性戀聚會時也好想好想問的話

你們……怎麼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呢?

當然這個問題是不用問R的,我想他對人類一點興趣都沒有

 

yc:『所以,G! 』

剛剛放下他混雜了前菜與甜點的餐盤,G還沒伸手拿蔓越莓汁就被我叫住了

yc:『該怎麼管班級秩序才好呢?』

(↑↑↑欸這人不是要問……?)

yc:『有、有沒有什麼大招是可以在瞬間讓全班安靜下來的?』

G:「呃……我只要不笑不說話,小孩子就會閉嘴了欸」

yc:『對不起我問錯人了』我忘了G是氣場很強大的人

G:「不客氣」老師優雅地就吸管喝著飲料。

其實每一次每一次我都是

跟教師朋友結束聚會之後才想起又忘記要問校園霸凌的事情(失智嗎你)

 

不對,我也不是要問這個

 

趁著R去拿他心愛的白蝦,我把20分鐘前得到的情報複述了一次

G:「yc,你很LAG。」

yc:『所以,我的重點是,你們難道都是在馬路上……』

G:「隨隨便便就撿到嗎?」

yc:『也請教我怎麼撿啊!有特殊咒語對不對?』

G:「怎麼可能,你發情了嗎?」

yc:『我好歹也算是人類啊……而且我而且我而且我而且我……

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我超誠實的喔請不要嘲笑我

G:「yc你(盯著看)……應該是(盯著看)……喜歡男生的吧(盯著看)……」

yc:『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喔……?』←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真的)

G:「感覺啦……」

——可是男生可是男生……

我好像想要反駁什麼可是也說不出個屁來,G老師已經開始下一題了

G:「嗯嗯嗯……你有喜歡的對象了嗎?」

yc:『啊。』

G:「首先就是增加見面的機會,觀察他常出沒的地方,

可能有點老氣不過掉個筆啊書的給他撿其實不錯,還有就是……」

對不起後面的我就沒聽進去了,我的腦袋被一個相當根本的大前題卡住

 

呃……喜歡的對象……?

喜歡?那什麼鬼?所謂喜歡是對某人心動嗎?

等等,心動是什麼感覺?萌え嗎?

不好意思就算是二次元我也不是很容易萌起來失控的類型

所以、那個、心動什麼的……嗯……?

 

於是我好像連角色都沒選就在開機畫面那裡卡關了>艸<

等我回神的時候正在被(穿著國旗裝的)G挑剔穿著

G:「……還有不要常常穿格子襯衫,要再淑女一點啊!」

不那個我必須說是昨天喝喜酒穿太娘今天才比較man的

而且同學你今天也沒穿得多娘……

yc:『是是是,G老師您提點的是……』不行這話我講出來會被瞪……

G:「不然你其實很好相處啊,就是太被動太慢熟了」

R:「對啊我覺得你聲音很好聽,而且你……」

噢噢拿著白蝦回來的R也來參與尋找yc優點的行列了嘛~

 

R:「……………………………………………………………笑點很低。」

 

為什麼笑點低會變成優點啊!!!

因為大學時的綽號叫零笑點嗎???

R:「隨便講個什麼就會笑出來,跟你聊天還滿有成就感的~」

yc:『謝謝你喔!』

 

接下來換G去拿餐了,我看著自己拿錯的大阪燒發呆,因為它加了芥末

有時候會想自己貓舌頭+不吃辣能不能也是一種萌屬性(?)

但好像都只是聚餐的時候被嘲笑而已

R:「發情的話題結束了嗎?」

yc:『啊……大概就是要變成主動出擊的肉食女吧,就像那樣……』

我指著外面外面拍照的人群

剛好就是那個系上為數不多三四個女生站在一起對鏡頭搔首弄姿的畫面

拍電影都沒能cue這麼準,R也相當配合的發出一陣怪叫

R:「我認識的yc有一天會變成這個樣子嗎?」

yc:『……我應該會先自殺……』

R:「哈哈哈!」

 

G回座之後,R就繼續說了:

「以前啊,我聽過有一種說法,說人類在天上都是完整的,

投胎到世上才被分成兩個人,所以每個人呢,都像——

貝殼,維納斯誕生的那種貝殼……」

yhbkqtmk  

yc:『啊啊,蛤蠣殼?』

yhbkqtmk  

R:「……好啦蛤蠣殼也可以」

G:「蛤蠣很好吃呢,不要小看蛤蠣了」

R:「總之就是大家都要尋找可以合起來剛剛好的另一半啦!」

*這是柏拉圖《會飲篇》中記述的阿里斯托芬的理論觀點。>>>按我

R:「不過我覺得我好像生來就是完整的人了,沒有缺一半的問題,我只要有貓咪就夠了……」

yc:『不對啦你的蛤蠣殼缺角的部份一定是貓的形狀!』

R:「對對對對對!」

 

蛤蠣殼啊……會不會有人根本找不到另一半呢?

那對我來說是相當沒把握的事

大一時有個機會和一個素昧平生的女性長輩聊天

婚後深受婆媳問題困擾的她聊到戀愛還是信誓旦旦的說會的一定會出現的

阿姨妳到底哪來的自信啊?

我從大一等到大二等到大三等到畢業,WTF

浪漫的愛情故事好像隨便編都有

現實裡呢?怎麼知道找到的那個人就是對的?

又不是寫小說,兩個主角一開始就在封面上了不會有其他的選擇

yhbkqtmk 

↑噢這是一般時段播映的偶像劇↑↑↑

回到我說的那種小說

要是結局主角跟不是封面上的第三個人在一起

這不是銷售慘澹的同人誌就是編輯瞎了

要嘛HappyEnding要嘛其中一個早點死

某種範圍裡杜撰出來的羅曼史,故事總是單純得令人想笑

想想那根本只是我們對於愛情的憧憬吧

 

這個角色跟那個人相遇、有了摩擦誤會但終究會在一起

心理醫師林翠芬說,腐女觀看男男作品

相對來說在心理上是比較健康的

面對不同的性別不會有比較心態和競爭壓力

只是希望那兩個人可以在一起

——啊啊,他們可以幸福就好了

 

我回家之後才發現那天R跟G好像有意無意一直讓我走前面

不然三人行的狀況我通常會變成倒三角陣形裡後面的那一個

yhbkqtmk  

而且以前性格更孤僻的時候還會故意越走越慢

猜想前面的人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我不見了(中二)

這也是在那陣子亂拍下來的照片,那陣子很奇怪

我喜歡看著遠方兩個人廣告明天要吃菜心罐頭雙宿雙飛的感覺

yhbkqtmk  

大概就跟那個 “啊啊,他們可以幸福就好了”是一樣的心情

完全把自己抽離在旁邊究竟好還是不好呢?

 

這次離開餐廳時的陣型某種程度來說非常不可思議

yhbkqtmk  

是腳程的問題還是什麼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可是彷彿圓桌吃合菜一樣沒有冷落到誰(三個人而已啊是怎樣)

想起大一剛開學沒多久,水墨老師送我們鬼片的電影票

那時也是我們三個一起去看

G就坐我旁邊小小聲的把很多嚇點講成笑點

回學校下了公車還有長長一段路才能走到校門口

總之那次是我黏著G把R丟在後面

不過畢業的時候是他們兩個感情比較好,報應啦~

 

可能是人際圈很小,我是陷入同人圈之後才真正認識同性戀

不過,真正的愛情管他什麼性別的軀殼,給我愛進靈魂裡啊!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是否因此我會對性別模糊的人有好感

就算G後來有女友了也不影響

第一次去晶晶書店看到和朋友聊天笑鬧的阿哲

還有最近那個矛盾對決的熊男拓也先生

我的感想都是天啊你們好可愛(真的)

參加雙性戀聚會的時候也是羨慕的成分居多

明確知道自己是什麼或不是什麼,明確知道自己喜歡的性別

自我介紹的時候都可以好好地說出來,真好

當然傳統觀念來說,我這種剩女相對不用承擔太多社會壓力

那又是另外的話題了

 

另一半蛤蠣殼的型體總是模模糊糊

不用高富帥甚至不需要是個男的,只要喜歡我就好了

——那我喜歡人家嗎?

呃…………

好吧我承認我的狀況簡直是

“好好喔大家都有閃光我也想要一個,便利商店有賣ㄇ?”這種感覺

(反省好嗎)

 

總覺得以後吃到海鮮蛤蠣麵,心情會稍微複雜一下(爛結論)

 

 

 

創作者介紹

[ ycomic ]

ycom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粉絲
  • 看完覺得好像是很複雜的感情呢
    我是覺得性別無所謂吧,有愛就可以了
  • 也沒有那麼複雜
    說穿了就是倒數第二句的心情(靠
    有愛也要有對象,可是緣分的事情只能交給命運啦...

    ycomic 於 2013/10/24 19:56 回覆